◈ 第1章

第2章

我回過神,沒做出一點表情:「道歉?
下輩子吧。」
這下我媽也愣在那了。
估計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,從前那個任誰都能揉圓捏扁的我,為什麼突然變成了這樣。
但其實根本沒有「突然」。
我心裏對他們的那點親人的愛,早就在他們的無視中消磨殆盡。
而我的態度終於惹怒了我爸,他罵了我一句「混賬」,掄着胳膊就要給我一巴掌——就在這時,司明詩快步走出喊停了他:「爸,媽,你們看這個!」
我不知道他們看到了什麼,只看到他們的臉色在瞬間一陣白一陣青。
而司景翊驚愕看着我:「你和傅暮遲在一起過?!」
第7章我曾經幻想過很多次,我和傅暮遲的戀愛該是以什麼方式公開。
但怎麼都不該是現在這一種。
我看着手機屏幕上,兩年前和傅暮遲同進同出酒店的照片,瞬間手腳發軟。
以至於司景翊只是碰了我一下,我就連着後退了好幾步。
差點摔倒時,身後伸來一雙手將我穩穩扶住——是傅家的管家:「二小姐,傅先生請您過去一趟。」
傅暮遲也知道這件事了嗎?
來不及多想,我囫圇應了聲,腳步雜亂地往傅家大院走。
走進宅門,傅暮遲靜靜坐在沙發上,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兩年前我和他的照片。
進出酒店的、接吻的、牽手的,甚至還有一張車的照片——雖然什麼都沒拍到,但是想也知道當時我們在車裡做什麼。
我腳步一滯,當即僵在原地。
是誰拍的?
對方是跟蹤我還是跟蹤傅暮遲而拍下的這些照片?
為什麼兩年前對方不把這些照片發出來,而是現在才發?
對方的目的是什麼?
我腦海里冒出無數問題。
可還沒來得及開口問,沉默中忽然響起傅暮遲冰冷的嗓音。
「是你嗎?」
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,第一時間並沒聽清:「什麼?」
但傅暮遲沒再重複,只用黑沉的眼盯着我。
幾秒後,我終於意識到他說了什麼,心一下就涼了半截。
「你覺得是我做的?」
我難以置信的看着他,在確定他是真的懷疑我之後,我的手不可控制的開始發顫:「我為什麼要這麼做?
我能得到什麼好處?」
傅暮遲倚靠沙發背,雙手交疊放在身前。
而他寒霜似的神情絲毫不變:「你想公開,又不想回冰島,一箭雙鵰。」
好一個一箭雙鵰。
我再說不出一句辯解的話。
因為傅暮遲認定這件事是我做的,就算我找到幕後黑手帶到他面前,他也只會覺得我在做戲。
茶几上那些照片里的我有多愛傅暮遲,現在的我就有多想離開他。
「好,是我做的……」我點點頭,忍着滾燙的淚意顫聲問,「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?」
傅暮遲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,而後旁若無人的站起身:「你回去吧。」
說完他就走回了卧房。
只剩我站在原地,看着那些照片,心疼得好像被撕裂。
半晌,我蹲下身,選了一張我和傅暮遲貼得最近的照片帶走——戀愛三年,我和他連一張合照都沒有。
看着照片上的男人,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。
同時,我的眼淚一滴滴砸落。
走出宅門時,管家攔住了我:「二小姐,今晚您還是待在傅家吧。」
我搖搖頭,幕後黑手還不知道是誰,我這個關頭還留在傅家,難保不會被再次大作文章。
但離開傅家,我也不想回自己家。
想也該知道那個家裡會怎麼對待我。
我還能去哪兒?
我站在大院外、巷子里,望着頭頂四方的天,突然有些懷念在冰島的日子。
反正在哪裡我都是孤立無援,在那裡我還能自在些。
想到這兒,我打開手機猶豫了很久,還是訂了離開的機票。
或許我離開北京……是所有人都想要的。
眼眶又一次發熱,我忙仰頭忍回去,然後攔了輛計程車前往機場。
北京不能直達冰島,要先到莫斯科再轉機。
最近一班去莫斯科的航班在五個小時後,我坐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內,心想不知道下一次再回北京會是什麼時候了。
也可能我再也不回來了。
就在這時,我的手機忽然響起來。
出乎我意料的,打來電話的人竟然是我媽。
我想她一定是要罵我。
果然剛接起,還沒開口,就聽那邊我媽惡狠的聲音:「司雲璃,家裡到底有什麼對不起你的?
你非要這麼拖累家裡?!」
我聽得一頭霧水:「我又怎麼了?」
「你還有臉問我?」
我媽語氣更加憤怒,「你勾引誰不好去勾引傅暮遲?
結果你被他甩,現在他要收購整個司氏,你滿意了?!」
第8章傅暮遲要收購司氏?
為什麼?
就因為他以為那些照片是我找人拍了然後發出去的?
心一下像墜入冰窖,我再聽不清耳邊我媽喋喋不休的咒罵聲,滿腦子只剩下幾個小時前傅暮遲看我時那意味不明的一眼。
原來這就是他打算做的……不是對外界解釋,也不是壓下輿論。
而是用收購司氏的手段,讓所有想妄議他的人都不敢開口!
可司家是祖父所有的心血,祖父原先是傅老太爺的學生,傅暮遲怎麼能這麼無情?
我來不及再和我媽說一句話,匆匆掛斷後急忙打給了傅暮遲。
一聲、兩聲……被掛斷。
我咬緊牙關,手止不住發顫,再一次撥過去。
家裡的確沒人對我好,可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家族企業因為我而沒落。
這次機械嘟聲響了八下,傅暮遲終於接起電話。
「小叔!
都是我的錯……我聽你的話,我回冰島,我已經在機場了,求你放過司氏……有什麼錯我都可以一個人承擔,求你……」我迫不及待,語速極快,說到最後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什麼。
而傅暮遲始終沉默。
在我說完後好幾秒,才聽他淡涼嗓音:「收購合同我已經送到司家,你也不用再走了。」
9這句話無疑是給司家判了死刑。
我坐在長椅上渾身冰冷:「為什麼?
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……小叔,你相信我好不好?
真的不是我,我……」話沒說完,傅暮遲打斷了我。
而他接下來說出的話,讓我徹底大腦空白。
他說:「我知道不是你,照片是月歌讓人發出去的。」
我眼前一陣天旋地轉:「……你說什麼?」
傅暮遲的語氣卻沒有半點起伏:「她嫉妒你住在傅家,所以才這樣做。
我已經把她接到家裡,也原諒了她。」
「至於你,以後沒事就不要出現在傅家了。」
我有些喘不上氣了。
我掐緊手心,努力消化着傅暮遲說的每一個字。
但還是想不明白:「既然你知道事情是她做的,為什麼還要對司家下手?」
傅暮遲淡聲反問:「我什麼時候說過收購司氏,是因為這件事?」
「商業場上成王敗寇,司氏走到今天這一步是掌權人的無能導致的,司雲璃,你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」
說完,他毫不留情地掛斷了電話。
只剩下冰冷的嘟聲像重鎚一次次往我心上砸。
這一瞬間,周圍的一切都好像在遠離我,鮮艷的色彩也在頃刻間變成黑白。
我是不是被全世界拋棄了?
意識恍惚時,再次響起的手機鈴聲將我一下拉回現實。
這次打電話來的是我姐司明詩。
接起,只聽她幾近苛刻的語氣:「你在哪兒?
媽要尋短見了!」
我狠狠一震,猛地站起身來往機場外跑。
……趕回家裡已經是一個小時後。
走進宅門,客廳里我媽斷斷續續的啜泣聲餘音繞梁。
我爸臉色鐵青,我姐和我弟也看着茶几上的《收購合同》一言不發。
我走進去,嗓子發乾:「爸,媽……」下一句話還沒說出口,只見我媽突然起身沖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