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海乙那第1章 血饅頭(1)在線免費閱讀

海乙那第2章 血饅頭(2)在線免費閱讀

記得什麼書上說過,有一種東西叫「海乙那」的,眼光和樣子都很難看;時常吃死肉,連極大的骨頭,都細細嚼爛,咽下肚子去,想起來也教人害怕。

——魯迅

「快來看啊!快來看啊!砍頭啦砍頭啦!」

門外不知是誰在喊,聲音洪亮,母親一手拿着湯勺從廚房探出個毛茸茸的頭對着我喊:「七妞!快去看看咋回事?!」

我應了一聲就奔去大門口,剛推開門就看到了一個橘黃色的身影,她頭上立着一個很小的雞冠,全身橘黃色的毛,只有屁股那裡夾着幾撮黑色的雞毛。

沒錯,她跟我母親一樣,都是一隻母雞。

許是跑得太快,留下了一地的雞毛。那是隔壁二丫的母親,剛嫁到我們村不久,我們都叫她張嬸。

我趕忙朝着她的背影大喊:「張嬸這是咋啦?!」

過了一會,張嬸才從前面拐角處探頭出來沖我喊:「快快快,村頭砍頭了,趕快叫你娘帶上饅頭過去,再晚點就什麼都搶不到了!」

「因為啥事兒啊?」

張嬸着急的扇動着翅膀拍在自己大腿上,「聽說是不孝老子不伺候丈夫,嘖嘖嘖,你們趕緊的吧!」

說完張嬸就一溜煙似的跑了,只能聽到「咯咯咯」的聲音。

我趕忙跑回家鑽進廚房,「媽,村頭砍頭了。」

咣——

母親趕緊扔下血淋淋的菜刀,轉身從柜子里掏出一個大鐵盆,然後揭開大鍋數出七個饅頭,一邊拿還一邊樂滋滋的自言自語:「哎呀那我沒聽錯,我還說這麼好的事兒幾百年都碰不到一次,還以為是我聽錯了。」

母親把七個饅頭整整齊齊放在鐵盆里拉上我的手就往村頭跑。

我們村叫做海乙村,住着的都是鬣狗,可奇怪的是鬣狗只傳男不傳女,只有男性在18歲成年以後才會變成鬣狗,而女性卻不能,所以為了傳宗接代,我們村的每戶人家都必須生一個兒子。

我家算是運氣比較背的了,母親連着生了七個女兒才如願的生出了可以傳宗接代的兒子,就是我的弟弟,只不過我弟弟現在還小,還沒成年,所以目前還保留着「人」的模樣。

我們家沒成年的除了弟弟、我,還有我六姐。五姐雖然已經成年,可她變成的竟然是一隻豪豬,渾身都是刺,不好生養,而且其他村子裏的豪豬數量也少,所以到現在也沒有嫁出去。

母親常常對着我抱怨,說如果再過幾年五姐還嫁不出去的話就只能賣給漁貂村了。

漁貂村的男人以打老婆出名,不管誰嫁過去不出三年都活不見人死不見屍,所以大家都不願意把自家的女兒嫁過去,當然這個前提是女兒有用,像我五姐這種嫁不出去的在我們村子裏就是沒用的女人,而沒用的女人唯一能為家裡做貢獻的方式就是被賣掉。

估計是大家都知道村頭砍人了,這裡烏泱泱的圍了一群人,大部分都是些婦人,手裡還都拉着孩子,只有零星幾個已經變成鬣狗的光棍雙手交叉的攏在袖子里,站在人群最後方。

母親緊緊一「手」拉着我,一「手」端着盆,用尖尖的喙拚命啄着前面的人,被啄得人們吃痛的躲開,紛紛朝着母親投來嫌棄的目光:「你又瘋了?」

說話的是一隻臭鼬,她身體兩側緊緊拉着五個孩子,都很小,還沒成年呢,她朝着我皺起眉頭,大聲質問:「你今天忘了給你媽吃藥了?」

我被罵得不敢吭聲,只能默默低下頭。我父母是相親認識的,媒婆當時把我們村說得天花亂墜,什麼海乙村是方圓最有錢的村子,什麼跟着鬣狗有肉吃。

跟我父親談戀愛的那段時間裏,他三天兩頭就給我母親娘家送肉,哄的我姥姥和姥爺很開心,最終為了能攀上我父親這個「絞肉機」,他們把我母親嫁過來了。

按照我們村的習俗,彩禮是三貨車的肉,我母親有個弟弟,剛成年就變成了一頭獅子,這三貨車的肉可算是解了我姥姥姥爺的燃眉之急。

可這麼多肉,差點要了我奶奶全家的命,於是在我母親的新婚之夜,我奶奶就叫了很多人過來給了她一個下馬威。

奶奶先是逼我母親在祠堂里跪了一晚,後來又逼着她背誦家規,再後來就是不停的生。

生出我大姐的時候奶奶還慈眉善目,說第一個就生齣兒子的不多,沒關係,還可以再生。可她雖然嘴上這麼說,現實里卻沒有半點幫我母親的意思。

生出我二姐的時候奶奶就很明顯的不高興了,可最後還是安慰了我母親幾句。

生出我三姐的時候奶奶臭着臉一句話都沒說。

生出我四姐的時候奶奶終於忍不住爆發了,她不顧我母親剛生產之後的虛弱,破口大罵:「當時娶你就是因為你們母雞好生養,現在倒好,你一個兒子都生不出來,要你有什麼用?!早知道就該再多攢幾年錢娶個母豬回來!」

連着四年的生育讓母親的身體開始有些吃不消,再加上奶奶從來沒有幫過忙,母親每天在家裡除了做家務伺候我爹,還要騰出時間來餵奶帶小孩,她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。

隔壁床的狐狸嬸子看不下去,幫我母親說了幾句才算完。狐狸嬸子長得很好看,又有祖傳的馭夫之術,她老公什麼事兒都聽她的,而我父親沒有陪產,奶奶身邊沒有男人,所以雖然心裏不滿也不敢再說什麼。

後來又生了我五姐六姐,奶奶就再也沒有正眼瞧過我媽,每次見她都陰陽怪氣她是一個不下蛋的母雞。不但如此,奶奶還總喜歡在街坊鄰居面前嚼舌根,到處說母親在家裡怎麼氣她,怎麼不懂的照顧男人。

母親畢竟是外地來的,所以大家都向著奶奶這個「自己人」,於是時間久了以後大家也都在母親身後指指點點。

終於在生下我弟弟之後,母親「瘋了」,她不再默不作聲,當奶奶罵她的時候她會還嘴;當別人嚼她舌根的時候她會用喙去啄人;當我爹指責她的時候她會跟我爹打架。

大家都說我母親是「母憑子貴」,覺得自己生了兒子了不起了,飄了,都紛紛開始嘲笑我奶奶,生了八次才生齣兒子有什麼好得意的?

我奶奶面子上掛不住,可畢竟我家已經有八個孩子了,而且娶我媽就用了我奶奶一條命,哪有什麼錢再娶一個老婆?

所以我奶奶就開始告訴全村的人,說我媽媽瘋了。因為在我們村,不孝敬長輩不愛護老公的女人都有罪,有罪的女人是會被拉到村頭砍頭的。